开博十年 – 写在2015年的前面

十二月 30th, 2014

从04年开始用MSN SPACE开始写博客,到现在已经十个年头。从一个着迷于CS,喜欢黑人音乐的年轻人,成长为现在这个样子,不易。终于也开始学着接纳自己不是宇宙中心的事实,毕竟碰过几鼻子灰,纵容过无趣的欲望,也曾刚愎自用喜欢纸上谈兵,总之就这么走过来了。现在,31岁,也是应该学会谨慎的岁数,得能够承担责任,而不是懂得承担。

我很想着重感谢除了家人以外的人,但是似乎真的没有遇到影响了我成长的人,大概是社交策略的问题。当然我不是说不去感谢我的每一个朋友,只是没有遇到“贵人”吧——换句话说我可能也并不需要。我更不想在这里分析或者总结自己,给自己定性或者发表心灵鸡汤——本身我就很厌恶看到这种强输价值观的内容,在任何地方。

当然,成为现在的我,是因为你们,这一点我始终心存感激。都说一辈子必须要留下点什么才有意义,我更宁愿相信它会体现在每一个跟我接触过的人身上,你们对我的一切反馈和回应便是我生活的痕迹,而这些反馈和回应对于我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我只能活一个剧本,感谢你们把自己的生活分享给我,并让我在一个又一个事件中提炼出自己的价值观,坚定自己的选择并为之找到可以说服自己继续保持下去的理由。

时代的变迁都是表象,人性深处的那些东西丝毫都没有变过。虽然科技行业史无前例的涌出了很多年轻的、了不起的人物,但整体上,这个世界的主人,永远是四十岁以上的男性。

二十岁时对三十岁很恐惧,三十岁时恨不得一夜十岁变成熟。

2015,也不用准备什么吧,不过就是换个台历的事,嗯。

以上。

New Soul – Yael Naim

“Hoping I could learn a bit about how to give and take”
“Hoping I could learn a bit about what is true and fake”

8月24日-星期日

八月 24th, 2014

一直以为是服务器的问题,其实不是,现在解决了。突然发现时间过得真快,可能真的是太忙。今年时间已经过了大半,但是我总是觉得别扭,因为中国人不是以农历为准的么?下个月在杭州有个学术会议,没人支持我去参加,索性也就不去了,然后自己想找点学科资料看看,最后也没有什么太好的结果。我不得不说虾米猜这个功能实在是太没法儿用了,关掉。一周前又犯了一次痛风,mark一下。很久没发生这个情况了,运动过度引发的,4天康复。十年前我带高中毕业的表妹出门旅游,十年后我接待表妹和她孩子的爸爸来旅游,想想也是弹指一挥间。新配的眼镜框心里好喜欢,幼稚。没得可写了,有什么意义。以上。

the things that dreams are made of

六月 11th, 2014

Take time to see the wonders of the world
To see the things you’ve only ever heard of
Dream life the way you think it ought to be
See things you thought you’d never ever see

Take a cruise to China or a train to Spain
Go round the world again and again
Meet a girl on a boat meet a boy on a train
And fall in love without the pain

Everybody needs love and adventure
Everybody needs cash to spend
Everybody needs love and affection
Everybody needs two or three friends

Take a lift to the top of the Empire State
Take a drive across the Golden Gate
March, march, march across Red Square
Do all the things you’ve ever dared
Like fun and money and food and love
And things you never thought of

These are the things
The things that dreams are made of

本来想写点关于梦想的事,结果想想还是发这首歌上来吧。

人生苦短,好好珍惜。

以上。

the human league – the things that dreams are made of

一点善意

六月 7th, 2014

不知道为什么,当写完这个题目的时候,我就想起了一集《我爱我家》——《生活之友》(46集)。里面那姑娘的台词:“我走大街上吧,净遇到那男的追我。远远的吧,就冲我笑模笑样的,走近了就冲我指指点点的。哼,一个个都没安好心!吓得我吧,每天晚上都不敢睡觉,就怕他们欺负我。”

然后就是一条weibo: “要提醒自己时刻感谢别人对你的小小善意:就是当你身在陌生尴尬时对你的主动搭讪有意讲笑、当你说话时关注的眼神鼓励的动作恰好的交流、为你挡住电梯的门、不介意让你排在前头…这些善意并非爱意,也不意味着还会给你提供更多帮助,但因为收到这些小小善意,你才会有意无意间感受到:生活原非那么难。”

总觉的在生活中展现一点善意是很难得事,没有人真心的感激,也没有人真正的相信。两种情况比较多:一种是觉得别人的善意或者提供的方便理所应当,从不言谢;再一种就是瞬间高傲起来,全世界人民都准备图他点什么。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种表示善意后的回馈对我来说再也没有了意义。虽然始终认为自己的一点努力能为这冷淡的人际关系变得好起来,时间久了,便也再体会不到曾经期望得到的道德感和满足感,被伪善击溃了。

你的真诚与善意,不短换回的是猜疑和无视,总是一个残酷的事情。就好比在企业中进行所谓的人性化管理,放下身段之后换回的还是有恃无恐居多。即使这样,有一个或者两个正面反馈,都能不断激励我继续做下去。在你彷徨无助的时候,哪怕是一句简单的问候哪怕是一个坚定的眼神,那力量都是无穷的吧?结果居然有人会理解成不怀好意,真是。

怎么说呢,算了不说了。祝能看到这个blog的人都顺利吧。

最近工作上进展还不错,放个歌上来。

给你们。

以上。

接地气儿

五月 30th, 2014

不够社会化一直是我生活中最大的一个问题,这不仅仅牵扯到内心的感受,还关系着一点生存性的好坏。我当然觉得面对中国流行的社会交际学我仍然是个小学生,但深入其中还是能看到很多似曾相识的轨迹,不管是父辈留给我的印记还是其他同学朋友给我的回忆。

自来熟,被标榜为社会化能力展现的第一要素。这个本身并不是一个很难的技巧,如果不会的话可以假象你求学阶段的某种同学——大喇喇的犹如泼妇的那种,重点恐怕还是脸皮要有一定的深度,虽然这只是表象,但也尤为重要,这是展现自来熟的基本要求之一;那么再进阶一点防止插科打诨后没话可聊,就要拿出另一种能力——话题扩展。当你交换完名片之后……我突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这些事情都没有什么难度,这才是我想说的。参与其中并不会让我变得和酒席一样迂腐甚至是麻木,反而我有很强烈的参与感,就像是一场竞赛,自己跟自己的竞赛,你总能做到那些你曾经望而却步的事情,而且一旦你做了就可以做的很好。我尊重每一个讨厌这种社交形式的人,这种酒席文化确实让人感到无奈和彷徨,但是做一个遵守游戏规则的人更重要一些,尤其是你决定参加这个游戏之后。这也是一种尊重。

不知道想说什么了,这顿晚餐没吃东西只喝了酒,身体上是有些不适,但在本地的社会化由此更进一步,也算是值得。

始终不会忘记为什么选择现在的生活。

以上。

babyshambles – after h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