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2008

春天到了,适宜出游。

星期日, 三月 30th, 2008

到处都是绿悠悠的啦,应该出去溜达溜达哦……春游吧,各位!

看到凤凰卫视各个评论员的满肚子墨汁真是嫉妒啊,还是多读书好。争取10年之后咱也去凤凰当个评论员什么的……

时事胖子点,胖子听风录,胖子一席谈……哎。

刚才听了个歌儿,是Estelle feat. Kanye  West的,叫American Boy,怪潮的。推荐一下,可以去youtube或者别的地方搜搜听。专辑4月18号才上市。Channel V真不赖,偶尔还是能挖掘到好东西。还有一Soulja Boys什么的,穿着BBC/Ice Cream的衣服,真汗。周星驰的长江7号一直也没看,倒是看了不少影评,似乎反应普遍不高涨。[更新于2014年:我以前可真可怕,但我也接受了。]

股市极其不稳定,很有意思。

很多人都说找不到我了,嗯,我就是消失了,在这茫茫人海中。下个月TD放号,准备连手机号都换了,估计届时就更没人能找到我了。粉红说王菲都用iPhone了,王学兵人家都丢了一个了,咱手里还拿着什么月光女神呢,真跌份。怎么也得顺应时代潮流吧……

最近粉红大哥过了生日,人却显得更幼稚了,活蹦乱跳的,一时半会还真接受不了,非说自己才16。明明都快30了。可是人家那皮肤是“吹弹可破”,比不了,我现在已经是“欧洲肥佬”体型了。 人跟人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们私下互相诋毁吧还是。吼吼。

还得折腾几天

星期二, 三月 25th, 2008

现在没以前那么激动了,弄个blog可以折腾好几个小时,现在折腾30分钟都懒得再修改了。

就先这么地吧,回头再说,总之搞起来了。

Bjork在官网上对Tibet事件的回复

星期六, 三月 8th, 2008

如下:
——
i have been asked by many for a statement after dedicating my song “declare independence” to both kosovo and tibet ( amongst others ) on different occasions.

i would like to put importance on that i am not a politician, i am first and last a musician and as such i feel my duty to try to express the whole range of human emotions. the urge for declaring independence is just one of them but an important one that we all feel at some times in our lives. this song was written more with the personal in mind but the fact that it has translated to its broadest meaning, the struggle of a suppressed nation, gives me much pleasure .
i would like to wish all individuals and nations good luck in their battle for independence.

justice !
warmth , björk.
——

qqq@douban的翻译
——
很多人曾在不同场合要我就献给科索沃和西藏(还有许多其他)的《宣布独立》后,做出解释。

我想强调的是我不是一个政客,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音乐人,因此我认为我的职责就是表达广泛的人类情感,《宣布独立》也是致力于某种人类情感,一种我们在生活中的某些时刻都曾感受过的情感。写这首歌更多地是出于个人情绪,但事实上却能更广泛地被理解为一种被压迫民族的抗争,这让我很欣慰。

我要祝福所有的个人和民族,在争取独立的斗争中获得好运。
天下为公!

热心的,比约克

其中有几个关键词:
dedicating,献给
urge,迫切、渴望
pleasure,欣慰
justice,正义、公平
——

我关注这事的行为也就到此为止了,也没什么结果不结果的,可能最大的麻烦在于以后国外乐队在中国的演出会遇到更多麻烦,更多的麻烦就又成了外国媒体的把柄,恶性循环下去。麦当娜越来越牛逼之后从美国搬到了欧洲,比约克越来越牛逼之后从欧洲搬到了美国。并且,事实上达赖喇嘛所要求的只是自治,还属于中国(所谓又便于经济发展),而不是独立,并且多次在采访中强调此事。

有些台湾同胞看了这新闻就跟被打了鸡血似的赶紧往自己的身上套,这里有个链接,都是台湾省的一些人对于此事的评价,有点意思,值得看看。

公开支持西藏(Tibet)独立?Bjork演唱会上的惊人之举

星期五, 三月 7th, 2008

在3月2日晚上于上海举办的Bjork个唱上,结束之后的返场曲目为“Declare Indepedence”,意思为“宣布独立”,尾声之时突然大声呼喊“ Tibet,Tibet!”(西藏)。今日国家相关部门提起了这事。

看完之后颇为震惊,这是在斯皮尔伯格放弃奥运会顾问资格后又一个拿中国的政治形象开涮的人。当然众所周知,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西方不少艺术家就为西藏问题举行过演唱会,当时Bjork就参与了。而且她这种行为在近期的巡演之中都有所表达,比如在日本演唱会的时候提起的科索沃(真与时俱进),最先提出支持格林兰岛独立的也是她本尊(格陵兰岛曾属丹麦管辖,现为自治无外交权)。

在Youtube上的争论自然又是互相理性的抨击外带若干粗口交流。什么东西被西方人看不顺眼的了就瞬间变成了“全世界人民都有争议的”事实 – 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英国的Guardian(卫报)写了一篇有关此事的新闻,整体而言客观而毫无政治倾向。

Bjork在来上海巡演之前曾威胁说如果机场有歌迷围堵或大批记者采访则取消演出计划,事实是所有的歌迷和记者都如实做到,结果却迎来了一个如此尴尬的结束。纵使Bjork在演唱会中多次使用中文致谢,但仍无法避免事后被口诛笔伐。

我不了解西藏,即使我就住在这里。我更不知道Bjork是否了解西藏,还是只是了解达赖喇嘛。每日看凤凰卫视的专题报道,也没把中国与达尔富尔的问题搞懂,但是斯皮尔伯格似乎懂得一切。有人说艺术家是需要有自己的坚持的,那么作为凡人也就有选择自己喜爱的艺术家的权利。什么事情都把脏东西扒掉都是很干净的,但我们不能说因为有干净的时候就永远不觉得脏。又有人说要单纯欣赏艺术家的艺术而忽略掉政治,我倒想问问他对艺术的概念是什么?

入乡随俗,就这么难?艺术家的特立独行,真猛。They don’t really care about us.

相关视频: Guardian Video

什么都想写什么都写不出来

星期二, 三月 4th, 2008

看见什么事儿都想发表个意见看法儿,打开后台进到发布页就全然没有兴趣了,跟我也没什么关系,浪费生命审视别人的生活很无聊,总觉得自己独具匠心的世界观可以撑起一小则评论,其实真是自负到家了。

或者就是发个新闻什么的,也没什么意思,发再多新闻也没有电视台那种庞大的广告收入,属于自虐,虽然是带有自我兴趣的浪费时间,但实在是只能陶冶自己,无法娱乐别人。

要么就是买个什么东西发一堆图,也是自我满足,时间长了也没啥意思,你明明是记录生活,人家说你是臭显摆。所以也不要发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再者就是什么观后感,学习心得,人生体悟。说白了写完之后自己看着都觉得惭愧,文字干瘪,说内涵没内涵,要什么没什么,最后就是得到一堆google和baidu的搜索ref links。也是浪费了感情,出卖了自己特别2的一面。

但是仍然在这种blog生活中得到了很多快感。这东西说隐秘就是隐秘,说是公开面相社会大众也没什么错。朋友都看,家人都看,不怀好意的人看,陌生人看……

所以说我老是在一种特别有写博客的欲望的状态中,但是结果都是没写。非怀揣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体面想法儿,使劲儿的矜持着自个儿。说白了就是不能真诚待人,说话不真诚,文字夸张,单纯为了博客而博客,没有诚意,目的不纯,矫揉造作,掩耳盗铃和滥竽充数。

结果写了这么多,我就说我是目的不纯吧……真向往每次写的东西都是很温馨的,平易近人的,娱乐大众的。没那个本事,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