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09

Holden Caulfield and Jonas

星期三, 十二月 23rd, 2009

By Alexaaaaa麦田里的守望者

“And I’m Standing on the edge of some crazy cliff. What I have to do, I have to catch everybody if they start to go over the cliff – I mean if they’re running and they don’t look where they’re going I have to come out from somewhere and catch them. That’s all I’d do all day. I’d just be the catcher in the rye and all.” [节选自《麦田里的守望者》]

很大岁数了才看到这本书,并不是一件遗憾的事情,霍尔顿(Holden)直白的愤怒和细腻的感情让人妒忌。作为读书的开始,这是本不错的书,很流畅,字数也不多,第一人称的表述很有力量也很有带入感,就像现在的某个处于青春期的有想法的小孩一直在跟你抱怨着什么一样,你无法回答他的任何一个问题,因为你都不知道答案,你时刻在逃避着他的问题,又或者是其实你就是他所讨厌的那些人。各种书评很多,甚至影响了我对它的看法,我是说在我还没阅读之前。即使看过无数书评之后才读,整篇的戛然而止还是让我有点意外。霍尔顿真帅,我只能这么说,有种,有脾气,不是乖乖牌,我只能多年之后通过小说意淫一下那种生活,真爽。

看的是译林出版社的双语版本,多亏是双语。译者把“他妈的”这个词真是用到烂,各种“他他妈的”“你们他妈的”……不过整体来说还不错……至少人家辛苦翻译很久。随便google了一下关于Holden Caulfield的照片,企图寻找到一张我感觉像的,结果就搜到了alexaaaaa的一副作品,还不错。嗯,这家伙画的真他妈的不错。

Eleve Libre
自由的学生,这个片子是新街口那淘的,比利时和法国的合拍片。先看的它,后看的麦田里的守望者。都是讲述的青少年的故事,都是关于教育,关于青少年眼中的大人,各种迷茫和无助的憎恨。无独有偶的都是在尾声出现了同性恋叔叔的骚扰——不过至少Holden的那位老师最终还无法证明是不是。Jonas这形象不错,不过跟Holden比起来可能更乖一些。

别的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本来就是因为词穷才想去看书,结果越看越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真2。

以上。

老人与海,厨房。

星期四, 十二月 10th, 2009

不仔细搜索一下海明威的资料,我想我恐怕只知道他写过老人与海,别人跟我说起永别了武器亦或者太阳照常升起我是肯定不知道都出自他的笔下。那说到厨房的作者吉本芭娜娜,我得感谢单向街书店把这本书摆在了显要的位置,让我了解到这么一位日本畅销书女作家,这也是我第一次读日本作家的书。

老人与海厨房

“然而人不是为了失败而生的,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给打败。”

当从卓越拿到老人与海的时候还是稍微有点意外的,这么薄的精装小册子,我原以为它应该是战争与和平的那种厚度。一个中篇小说,大概几个小时就能仔细看完。译者的儿化音有点打扰了我的阅读,但是各种恰到好处的描述真是挺给劲儿的,详尽而不冗长的捕鱼过程,老渔夫圣地亚哥自言自语的那些对白也让人心痛震撼,虽然都是很平实的叙述。海明威说:“我试图描写一个真正的老人,一个真正的孩子,真正的大海,一条真正的鲨鱼。”,显然他都做到了,这也是他在1954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一个重要原因吧。很多隐喻的东西在里面,老人与海的译者吴劳先生写了十几页的序,幸亏我掠过了它们最后再看,有时候我真是觉得奇怪,这种强加于人并且带有明显剧透的序出现在一本小说的起始处算是怎么档子事?按着他的意思来读书么?即使吴先生引用了很多我还不曾接触的《西方论文选》什么的作为论据,但还是要把正文看完再读他的序才会收获一二。一个英雄主义的赞歌,确实带着无数的必然的悲剧,但至少老人再次回到棚屋睡觉的时候,又梦见了狮子,他也不会知道酒馆的那个旅客竟把大马林鱼的残骸当成鲨鱼的尸骨,因为他只需要清楚,他是一个渔夫。我想我也应该多梦见几次狮子,不管是大狮子还是小狮子,都比梦到购物强了太多。

“生命是一个疗伤的过程。”

吉本芭娜娜的这本《厨房》里面有三个故事,厨房,厨房II – 满月还有一个带点鬼片色彩的‘月影’。被标注上了疗伤文学的东西,在我心里总是有个无知的固有印象的,就是上初中高中的时候,班里的女孩儿们偷偷看的那类书,曾经一度我觉得是准少女黄书,当然我从来也没看过,只是通过对封面的判断。你要说从《厨房》里看出什么人生大道理,我看是很难,非常琐碎的事,非常单一的发展线索,但通过吉本芭娜娜的文字而烘托出的效果,却又如此不同,估计需要心思细腻的人看才会比较有味道。三个故事都有一个共同点,挚爱的人逝去,留下的人痛苦,讲述的都是在痛苦中重生的故事,不管是坚强的还是复杂的还是带有一点点灵异色彩的。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再次引用这位女作家的一段话:“人不可能永远和挚爱的人相聚在一起,无论多么美妙的事情都会成为过去,无论多么深切的悲哀也会消逝,一如时光的流逝。”这看起来不知道算不算疗伤,还是说更加不保留的揭露了生活的一些本质,但不管怎么说,你想经历一次那种忧伤、哀愁和痛苦,可以拿来这本书好好读一读,提前打个预防针,或者批驳一下作者的本意,都好。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