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14

接地气儿

星期五, 五月 30th, 2014

不够社会化一直是我生活中最大的一个问题,这不仅仅牵扯到内心的感受,还关系着一点生存性的好坏。我当然觉得面对中国流行的社会交际学我仍然是个小学生,但深入其中还是能看到很多似曾相识的轨迹,不管是父辈留给我的印记还是其他同学朋友给我的回忆。

自来熟,被标榜为社会化能力展现的第一要素。这个本身并不是一个很难的技巧,如果不会的话可以假象你求学阶段的某种同学——大喇喇的犹如泼妇的那种,重点恐怕还是脸皮要有一定的深度,虽然这只是表象,但也尤为重要,这是展现自来熟的基本要求之一;那么再进阶一点防止插科打诨后没话可聊,就要拿出另一种能力——话题扩展。当你交换完名片之后……我突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这些事情都没有什么难度,这才是我想说的。参与其中并不会让我变得和酒席一样迂腐甚至是麻木,反而我有很强烈的参与感,就像是一场竞赛,自己跟自己的竞赛,你总能做到那些你曾经望而却步的事情,而且一旦你做了就可以做的很好。我尊重每一个讨厌这种社交形式的人,这种酒席文化确实让人感到无奈和彷徨,但是做一个遵守游戏规则的人更重要一些,尤其是你决定参加这个游戏之后。这也是一种尊重。

不知道想说什么了,这顿晚餐没吃东西只喝了酒,身体上是有些不适,但在本地的社会化由此更进一步,也算是值得。

始终不会忘记为什么选择现在的生活。

以上。

babyshambles – after hours

smartisan

星期日, 五月 25th, 2014

看完发布会肯定剩下的只有感动,订机器是肯定的了。

最近南北都比较热,所以也不适宜写blog。

反复地在思考怎么把自己所从事的工作也做到精益求精,反复地审视自己目前工作的状态,反复地推演整个工作的走向以及实施过程,都没什么太肯定的结果。面对未来的自己,一如既往的感到恐惧和陌生。

不是心理不够强大,而是身体不够健康。近来家里人的健康状况普遍不好,青壮年吊水中壮年需要手术老年需要好好调养,最后看看自己——全家人现在都在为我担心似乎。他们已经不在乎我工作上的任何起色或者成功,他们怕我的身体会让我来不及拥抱那个我努力为之奋斗而换来的美好明天。

2总瘦了,罗总瘦了,我也得瘦,为了世界人民的幸福-_-。

以上。

本来是要写the roots新专辑的乐评的,最后失败了,这张最新的录音室专辑真的不错,不管是整体唱片创意要表达的对现今hip hop音乐意识形态的批判,还是像在black rock那首歌当中极富技巧性的采样改编,亮点很多,这张唱片好啊!

最后就用果味vc和日本视觉系alice nine合作的这首tender吧,虽然对视觉系的审美我一直都没追上也没花时间去理解,反正听一听没什么不要,主要还是顺祝中日邦交正常化。

Tender – 果味vc/alice nine

world peace is none of your business

星期四, 五月 15th, 2014

有一阵子没听到带点政治色彩的歌了,今天看到morrissey发了这首歌,什么都占了。挺热乎的歌曲,刚出来没两天,还伴着一个小短片。小短片在youtube里能看到,地址:http://youtu.be/WltvzfNMiF0。里面是morrissey穿得衣冠楚楚的坐在大钢琴前弹琴,背景声音是他用低沉的声音朗诵这首歌的歌词,然后一会儿nancy sinatra带个公文包出现,moz打开之后看见里面是花,还有一张纸,纸上写的还是这首歌的歌词……

morrissey上一张个人专辑还是在09年,新专辑6月中旬正式发行,现在在itunes上可以pre-order,如果预购了的话呢,现在这首歌可以免费下载了。歌词怎么说呢,对于现世流行价值观的批判?”poor little fools”被鼓励着要”work hard and simply pay your taxes, never asking what for”,并且毫无怨言得接受了”the police will stun you with their stun guns”因为”that’s what government’s for”。后面还有两句:”world peace is none of your business, so would you kindly keep your nose out”和”the rich must profit and get richer and the poor must stay poor”。

嗯,反正是吧,老莫的歌词一直都是brit artists里最高水准的。你说这算宣传大爱么,love & peace?歌曲最后提到了“巴西,巴林,埃及还有乌克兰,那么多人正在受苦,不要再有这些小傻子们了”。我想,反服贸的年轻人、网上的一些文青和假知道分子也可能会喜欢上这首歌,希望他们都知道这些在地名上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为了假装感同身受那他妈的是假哭,恶心,那就真是world peace is none of your business。

以上。

morrissey – world peace is none of your business

幸福在哪里?

星期三, 五月 14th, 2014

矛盾 虚伪 贪婪 欺骗
幻想 疑惑 简单 善变
好强 无奈 孤独 脆弱
忍让 气愤 复杂 讨厌
嫉妒 阴险 争夺 埋怨
自私 无聊 变态 冒险
好色 善良 博爱 诡辩
能说 空虚 真诚 金钱
地狱 天堂  皆在人间
伟大 渺小 中庸 可怜
欢乐 痛苦 战争 贫寒
辉煌 暗淡 得意 伤感
怀恨 报复 专横 责难

坐飞机的一些事

星期日, 五月 4th, 2014

八年前左右吧,或者九年前,我在英航某大飞机的经济舱里窝着,浑身不舒服,尤其是右胸口,跟抽筋似的。接下来的好几次长途飞行我都遇到了类似的问题,但是这抽筋疼痛来得去得总是毫无征兆,甚至于让我怀疑是不是因为同一个姿势呆的太久就会让胸口的肌肉感到酸胀无比。再往后进阶我还直接去google搜索这种症状是不是肺癌的征兆,但是它总是来得很偶然,如果要是绝症那这么多年我也该走到句点了我想,所以也不是这个问题。但是最近坐飞机又呈现出这种状况,以至于这来回几趟起落都让我思绪万千。

也不知道是最近天气情况都不好还是怎么的,只要我坐的飞机,不管是平飞还是起落,都颠得乱起八糟的,不管是空客还是波音,不管是头等舱还是飞机尾巴,晃啊晃,一会儿就来一下子激流勇进的那种下坠感,虽然只能持续个一两秒,总是让人不爽。天气好的时候,我望着地上的房子,会幻想如果此时飞机失事我会怎么办,截止到这个时刻我是不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对了,是不是跟家人的话还没有说完,是不是还没安排好其他的一切,然后有点带着怨气的深吸一口气,继续忍着来回来去的颠簸,怎么想也都是无济于事,因为飞机总归还是最安全的。

然后伴着偶发性的右胸酸痛,让我不禁再次设定自己得了绝症的场景。我发现最后我思考的都是亲人离开我能不能承受,能不能更好的生活下去之类的内容。我这是打内心就带着立牌坊的夙愿生活么?似乎也是一种思维的惯性,一种无神论者无知者无畏的无理由坚定。可能都始于原来读本科时舍长的那个故事:他说他以前不怕鬼,直到有一天,他遇到这么件事——他刚看完一恐怖片,去洗澡准备睡觉,洗的时候默想“有鬼是吧?我不信,你要真牛逼你现在给我把电停了”,然后OS结束之后就真停电了,把他吓坏了,然后他就相信有鬼神了。好像自打我听来这个故事之后,在洗澡的时候屡次试验,都没有碰到过这种事,于是就像今天正处于剧烈气流颠簸的时候我做的那样,我默想牛逼你就干脆掉下去算了,结果……。是吧,我怎么也是曾经从车祸里逃出命来的。

上次坐飞机碰见了廖凡,也就几个月前吧,后来他拿了影帝,今天回这边来碰见了腾格尔,估计他是什么也拿不了了,录综艺节目应该是。

有点忧虑,我自己能感觉出来,想办法调整身体才是要紧事。

做个有担当的人不容易,嗯。

以上。

brian eno和underworld的karl hyde合出了一张唱片someday world,算是synth pop也好ambient也好,都不重要。英国音乐跟非洲鼓点/节奏的一些碰撞,有一种撕裂感,每一首歌都是。要整体理解出来还是得有点想象力、视听经验以及相应的世界观的,客座嘉宾一大堆还有eno闺女什么的。相比eno近期其他唱片来说这张应该可听度更高一些。而且大牌合作能出彩也不多,不能仅仅算是把brian eno的ambient音乐underworld/electric化,更多的可能还是展现艺术家对当代世界关系的一种表达吧。

brian eno/karl hyde – who rings the b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