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wonder’ Category

每一个说话刻薄的普罗米修斯

星期三, 二月 2nd, 2011

昨天还是没忍住把非诚勿扰2看了,不是DVD更不是蓝光,是伟大的土豆高清。一直以来就怕去电影院看电影,人多,压力大,一不小心就把注意力转移到那些接电话和聊剧情的人身上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剧情的关系,我觉得讲故事比1要通顺多了,演员的表演还是平平淡淡,可能还是李香山演得不错,葛优显然不如赵氏孤儿里出彩,大嘴女的pk我也觉得姚晨胜出,舒淇应该输在了那蹩脚的普通话和让人听着都喘不上来气的语气。

什么苍孙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什么柔情的诗句和到位的配乐;都是为了讲那一个问题,感情和婚姻。你是找感情的又或者是找婚姻的,都不得不面对的平淡、争吵、审美疲劳还有初识的美好和日久生情的相依为命,翻过去多少页,都还是这些东西林林总总一大堆。真的淡定,要勇于直面惨淡的婚姻,审美疲劳之后的漫漫长夜,然后在每日积累的感情之上义无反顾的相依为命,还有一种淡定就是勇于接受一切后果吧。

我觉得拍得挺好的,尤其是台词比较好,我真是受不了舒淇说话,感觉就是怎么聊都没结果的那种口气,特难控制的那种,我要是秦奋我真放弃了,何必呢是吧。虽然说居家过日子犯不着肝胆相照,虚着点儿和气,可是太虚了这日子还过么?

要说秦奋这种说话有点刻薄的普罗米修斯还真是无限好的苍孙,那怕是要近黄昏的主儿。“普罗米修斯偏袒人类,使宙斯感到不快。宙斯大发雷霆,把普罗米修斯用锁链缚在高加索山脉的一块岩石上,一只饥饿的神鹰天天来啄食他的肝脏,而他的肝脏又总是重新长出来,这痛苦要持续三万年,可他从来不在宙斯面前丧失勇气”,“人生是一种修行”,人生这货的犹如宙斯的能量一样深不可测,如果能当一个现世的普罗米修斯真就是造化了,一个劲儿的长肝脏,随便你人生怎么残酷。

那首被转载无数次的诗我就不再费劲巴拉的贴出来了。那段配乐挺好的,放上来。

【2014年4月10日更新,实际上在后面的几年里我发现了这个配乐抄袭的源头是哪儿,详见新文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我自己呢,还是想做一个说话刻薄的普罗米修斯。

以上。

差不多了吧

星期六, 一月 22nd, 2011

又折腾了12小时,之前的版本最终作废。还说不折腾,最后还是出尔反尔。

以上。

一百多天没更新

星期五, 九月 24th, 2010

才发现N个月过去了,距离上次更新。我决定连续写一阵,其实也不是因为微博,因为微博我也不怎么用了。

以上。

你们的青春, 你们的Lilei还有Hanmeimei

星期二, 三月 16th, 2010

“有一种尊严叫做梦想。”

待业青年这个独立电影,实在是让我看到了许多不曾了解的生活,而他们就生活在这个城市,同一个城市。张内咸,这个英文名叫No Country For Young Man的电影的导演,1986年生人,学IT的。描述的是每个时代的年轻人都有的苦恼和彷徨,伴着不同年代的不同背景,80后的这批人的故事。导演说“谨以此片献给我们逝去的青春,特别是那些不喜欢上学的孩子”,历时18个月,一部关于理想和现实的独立电影,实在有点吸引人,190分钟的片子,意犹未尽。

抛去各种看电影之后写感想的那些通俗元素——拍摄手法或者电影配乐或者演员演技,剩下的就是那些采访,导演片子剪的还挺好,纪录片的部分跟创作部分契合的有点意思,音乐有印象的大概就是Thom Yorke类的音乐还有Godfather的音乐什么的,当然有很多rock/hip-hop乐队的live素材在里面,也算是配乐。里面有个宅男给我印象很深,太有特点了,导演采访了这么多人,各种各样的人群,据说是来自地网(也是电影里被采访的一个人),每个人都掏心掏肺的聊上一大段,那种状态很亲切——就像是看自己的朋友在说话,又那么疏远——那都是别人的故事和青春。

(更多…)

2010年第1篇

星期五, 一月 1st, 2010

写字这事真是难,尤其是这种没有访问量的地方,没人看-_-……所以就很难有什么动力老写,之类的。Wordpress又需要升级了,不能自己update真是让人头疼。

老样子总结一下2009年,3月-10月干了一件不是很有成效的事,陆陆续续的最后不欢而散,问题是各个方面的,10年有望达成;半途而废的事大概2件,一是健身,二是EF的课,钱还不至于打水漂,但是我得尽快恢复到之前的步伐上;物质生活总是凌驾于精神生活之上的总的趋势没有变,有想改变的动力,也做了部分事情,还要加强;对于自我认同方面的认识有所加深,目标渐渐清晰;总体来说能给个7分。

展望2010,最倒霉的事就是迎接27岁的到来,非常恐怖;然后就是把提高个人素质当做头项目标来对待,不要把OZONE和EF的事情真搞成了废品;抽出时间去旅行,这是必须做的;个人前途的事说不好,希望有个持续的发展;拓展交际圈,这也是个大事……暂时就这些。

其实挺没劲的,写这些,为了写而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