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时间的斗争

四月 8th, 2014

鉴于有的评论内容实在乏善可陈,改为回复需审核了。

今天终于还是搞定了那台ibm服务器,把windows server 2008 r2装好了,其实都挺简单的,不过就是需要一个server guide的iso而已,一切都顺其自然得装下来了。听着ibm自产的机械硬盘的咯咯咯咯的声音,愉快的结束了安装和设置的过程,不禁被自己的努力打动了,嗯。其实上次失败的时候只要再坚持一下,我就能看到server guide这个东西,但是被时间赶得乱了分寸,只好作罢。今天正好早上时间充裕,按着既定思路一走,多花了几分钟就一切顺风顺水。有时候你还真得跟时间作斗争,盲目的节省时间不会走向胜利。

越来越发现自己还是稚嫩了点,尤其是在现在这个平台上。不管是接人待物上达不到“社会人”的标准,还是对于求真过于执着迂腐不足,都显得漏洞百出。姿势站得不错,恐怕就是还不够久,就在这种时候吧,再也不觉得自己岁数大了,而是觉得岁数小太多,怪。

话说现在政府部门的还真不敢随便出来吃饭了嘿,留人在食堂吃两口都谢绝,也不知道是嫌我们饭菜难吃还是怕我们在食堂里给他们上满汉全席,挺好的。还走群众路线,市长清明第二天悄磨叽的来微服私访,车停门口走进厂区办公室还促膝段谈一刻钟,问题直切要点,废话不多,一下子就跟前一阵某书记来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小号车队+先遣组+摄像组+小罗罗组。逼着走群众路线,不管执行力度怎么样,还是值得表扬的。不管是政务中心合并办公方便办事,还是接待人员的说话口吻不再像家长批评小孩儿,总算是有进步。虽然像车管所之类的犄角旮旯的非在编及即将不在编的那些公务员还是看上去没有变化,但想一想十年前他们的嘴脸,对比之后也能得个心安,最起码潜规则少了很多。

似乎又没得写了,那么又来到了每篇一歌的时间。给在各大城市中奋斗的你们。不管是对大城市“憧憬得要死”,还是你“爱着这个城市也恨着这个城市”,希望你们都是“幸福的蜻蜓”,可以飞去想到的任何地方。

以上。

長渕剛 – とんぼ(蜻蜓)

又头疼了

四月 6th, 2014

挑歌挑了20分钟一个字儿没写。忘了虾米的密码,找回的时候登陆不上outlook,不想找回就随便看看排行榜,挑不出来,最后选了户川纯。不介绍了,留点素材以后再表。

今天加班,早上起晚了,穿个polo衫就冲出去了,今天跟昨天的区别就是:今天很冷,还刮风。然后就颤抖着溜达一圈之后回阴面办公室,开始拆箱服务器。三下五除二装上了易拆硬盘,直接由中关村攒机师傅变身为CCIE证书持有者的过程中,闪了腰,因为装windows server 2008 r2没成功,驱动不知道哪儿下去,ibm官网居然不提供这款新机器的驱动下载,更别提那个强制设置为嫉妒安全的ie8有多难使了。本来觉得这都很简单的事,不料还是技不如人,一下子对那些装服务器一次收费200的大哥们刮目相看。

然后就开始头疼了,似乎是伴随着一个喷嚏之后,先是左太阳穴,然后是右太阳穴……蔓延而去。一般流程是散利痛两粒加无休止午睡一次,结果还得招待客户,只在下午三点补了有休止午睡一次,效果不明显,还是头疼,应该是因为在这一个多小时里接了两个电话,听了4次铃声。头疼真是个挺烦人的事儿,整个人就跟变了似的,怎么都不对,现在还有点这个意思。

记录一下新的白酒喝法:白酒兑冰镇苏打水。能好喝才鬼啊?听着就不咋地,据说是南朝鲜传过来的喝酒文化遗产。客户挺不错,不是那种乱吹牛逼神侃型的,要说做买卖看着靠谱的还真是浙江人。

写到这一行想起来今天忘了去银行还信用卡。唉。

特想写点有意思的东西出来,看来是很难。已经没有力气去写户川纯的各种装得好像是文青,也无法根据现实生活的各种实例写出知道分子爱写的那种总结,既不想搀和也没能力搀和,说不上这是什么感觉。一种表达能力的丧失以及自卑吧。

24寸显示器现在还是挺便宜的。真是憋不出来字了,头疼。

今天的每日一曲分两个版本提供:文青听上面的,愤青听下面的。

以上。

戸川純 – 蛹化の女

戸川純 – パンク蛹化の女

李建国

四月 3rd, 2014

虽然每次都跟记流水账似的。

有点选择障碍,对于——到底要不到在寝室里摆一台大屏幕的PC机。有个笔记本,总觉得不那么方便,一是担心日后mac系统不能用erp,而是觉得屏幕小了点看着不方便;纠结的原因是在于——不想对不起这台笔记本,不想乱花钱。虽然已经成功的把这种换电脑的想法控制了快个把月了,但还是没有放弃这个念头。唔。

每次都听着虾米推荐当日歌单写blog,本来大部分都是近期听的日文歌曲衍生而来的,突然冒出一首鲍家街43号的歌,以前听的次数很少,捡起来看看歌词,确实小时候没听过有点遗憾什么的,也谈不上有多喜欢,正好从同到尾再听一遍。也没太多时间去挖掘更多的资料了,听着也不符合我现在的境遇,可能更适合7、8年前的自己。什么“朝那里甜蜜地飞翔”、“然后看到了真相,那里没有幸福”、“飞来飞去、满怀希望、像只小鸟”,统统都跟现在不挨着;《李建国》那首还能贯穿一下,现在到处还都是李建国;琢磨来琢磨去,估计是我也没有想“点亮那团火焰,让它照亮我的生活”那种期待了,更是熟悉了“倒在城市梦幻的空间”和“倒在自我虚设的洞里”的感觉。不管共鸣变得不足还是怎么样,怎么也是快二十年前的专辑了,配乐,我要说的是配乐真心很喜欢。

早上臭美照镜子,下决心把晚上能让我长肉的东西都扔掉,四处寻摸了半天扔了几根火腿肠到垃圾袋里。中午到了饭点居然没的吃,早上忙得又忘了吃,给我饿的——又去翻垃圾袋,嗯,有包装袋的,我想。然后车没擦衣服没洗、百叶窗没去做、服务器订单还没下,形式发票也还没给泰国佬开出去,眼看着又要放假,真是烦躁。放什么假啊整天的!不耽误事儿吗?

今天老章给我拉会议室讲了半天,昨天老董也是,虽然主要还是“给我泼泼冷水”,但能感觉到他们的真诚。这是最难得的。

以上。

“他很忙他很累却没有结果
他很怕他很担心两手空空
他说他总感觉他无所适从
他说他总找不到去幸福的路
他已经习惯了说谎话
他已经无所谓真或假
他走在那大街上那么潇洒
他站在镜子前觉得是自己那么傻”

鲍家街43号 – 李建国

一腔热血

四月 2nd, 2014

前几个月看日剧有点多,被日式正能量浸淫之后显得有点正能量过剩。今天回过头来看,自己是忘了那电视剧的结尾,正不压邪,不禁又联想到“古之成大事者,不外面厚心黑而已”这种回归到另一层面的话。出现任何问题,总会有解决办法,总会有人觉得你要完蛋,总会有人劝你就此放弃,总会有人假装帮助你,中国人最擅长的事情肯定不是鼓励别人,这就是我的感受。

怀着一腔热血,不是怀着各种成功,我开始这么劝慰自己,修正既有的观念本来就是一个困难的事情,更不要说自己否定自己了。摆正对待事情的态度,目前来看这是我唯一能做出的选择,既然接受了有可能做无用功的结果,也就不怕了似乎。要表达清楚自己的意见,要让别人能理解自己的表述,都是一种技巧的体现,在传统的老幼尊卑高低贵贱等级之下,还得要照顾听者的面子。难得糊涂这种极度阴险的态度被标榜成座右铭,凡事不求真只求面的价值观,毁了正常的工作体系,即使总是重复着“对事不对人”,说多了反而更加放大了反作用。

换上funky monkey babys的精选专辑,一下子这精神头都不一样了,上面两段是听the next day影响下写的东西。有选择的生活已经是极奢侈的生活,不自怨自艾了,能握在手里的才是自己的。跑题了。

以上。

funky monkey babys – ちっぽけな勇気

真相

三月 25th, 2014

昨天晚上睡觉前决定今天还是早点起来继续去锻炼,毕竟看着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听着鸟叫溜达着的感觉很不错,就是耳机线太长了影响了走路的风度。倒也没失眠,喝水喝太多了,夜里起来看到MH370的新闻,不禁感叹,但又有点被最近的新闻麻木掉,还是继续倒头就睡了。结果第二天早上下大雨,六点起床后望着窗外的瓢泼大雨不免有点悻悻然,而后又觉得这样也不错,毕竟是个懒人,不爱动。

沈玉琳参加节目讨论服贸学运的视频很火,耽误了我极度宝贵的午休时间的一大部分去看,挺好的,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为了吵架而吵架没什么意思。不过整体上这个民族爱参国是的毛病是从来都没改过,那种没文化的劲儿也没变过,以没文化为荣,以不知道为由,毫无理由的践踏真相,就是这个傻逼民族的最大问题,学来学去学个皮毛,只搞形式,丢人。越近期越反感那些鼓动性强的文章,一是追求的东西空无一物,二是发起人都没什么知识水平,就算是有也都是东挪西凑的拿来主义墙头草,今天这样,明天那边换个姿势他也就跟着去了,公共知识厕所。

还有那些搞科普的研究型公知,在知识层次上搞民粹主义,拒绝跟一般大众做对话,基本上对于合理诉求也不爱搀和,不管挨什么批评都上来先说人家没有逻辑,要不就是说错了话死不认账决不改悔,一点韬光养晦的劲头都没有,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哪方面的专家,取关吧他们还是能提供一点未知信息,关注着吧整天跟别人吵架吵了去,酸秀才的文风让人难受,恨得想删客户端。

MH370丢了之后我坐了好几次飞机,如今看来人恐怕是都没了,看不了关于家属情绪以及背景故事的新闻,会难受。昆明那事儿基本上瞬间被压过了,中间乌克兰俄罗斯喧宾夺主了几天现在又都是370的天下了。打开网页,不绞尽脑汁的去在过量信息中仔细筛选,是得变成没有自主意识的傻子;太刻意的回避主流信息只挖墙脚的看偏门又容易变成另一种傻子。于是,时而觉得可以凌驾于各种时事新闻之上,置若罔闻;时而被机场过度严苛的安检又拉回现实,不胜唏嘘。

“中国人的自卑感奇重,什么都受得了,就是受不了批评,一旦被批评,立刻血海深仇。”

不是自己能坦然面对的才是真相,真相往往是我们不敢正视的东西。

以上。

吉田拓郎的《知识》,日本的Bob Dylan。